华为云重大变革:Cloud&AI 升至华为第四大BG 火力全开,伊朗和美国中国发言人,阴阳师好什么式神好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饱览福建新闻网
伊朗和美国中国发言人,阴阳师好什么式神好

华为云重大变革:Cloud&AI 升至华为第四大BG 火力全开

1月14日消息,据报道,华为近日对内部组织架构进行了新一轮的调整,涉及到多位重要高管的任命。其中,最为引发关注的是Cloud&AI升至华为第四大BG。根据由任正非亲自签发的公司文件来看,侯金龙担任Cloud&AI BG总裁,彭中阳任企业BG总裁,原企业BG总裁阎力大调任B类国家管理部总裁,吴伟涛任公司总干部部副部长,刘宏云增任东南亚地区部总裁。在此之前,“Cloud&AI产品与服务”在华为内部属于BU部门,但在层级上与3大BG平级。在这次调整之后,Cloud&AI BG成为继运营商BG、企业BG、消费者BG外,华为的第四大BG。这也同时意味着,阿里、腾讯、百度、华为都将云+AI作为一体化技术战略,并且将云部门升级为集团一级部门(或独立子集团)。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围绕着云的战争将打得更为猛烈。侯金龙据了解,郑叶来在数月前已经完成了职位的变更,由云BU总裁变成云业务总裁,在担任华为云BU总裁之前,他负责IT产品线。郑叶来调任华为云BU之后,侯金龙成为新的IT产品线总裁,继而成为Cloud AI产品与服务总裁。随着业务升级,侯金龙也成为新的Cloud&AI BG总裁。为何会有Cloud&AI 的BG化?在华为,BG是指公司的业务集团,不属于公司职能部门。华为此前一直有运营商BG、企业BG、消费者BG三大BG,每个BG下又分很多个BU,即Business Unit,也就是经营单元。此前云BU不负责销售,具体的销售分布在运营商BG和企业BG,和运营商合作的云业务,如天翼云就由运营商BG负责,其余企业级的云业务需求就由企业BG负责,云BU和原来的IT产品线定位类似。当前,华为云面临着复杂的内外部环境。内部环境是:第一,华为云和企业BG的关系略微复杂;第二,华为云被指定位不明确。企业业务早期的定位是卖硬件盒子,但客户IT只占总开支很小一部分,并且对价格十分敏感,华为内部调侃自己的产品策略是“me too but cheaper”,这种商业模式简单、粗放,一度让企业BG在华为内部风雨飘摇。直到2014年,华为企业BG从卖产品和服务转型,成为一个聚焦在ICT基础架构的平台提供商。数据显示,2018年,华为企业BG销售收入接近110亿美元,其中中国区收入约为500亿元人民币。华为企业业务总裁阎力大此前表示,华为企业业务自2011年成立以来,8年成长了10倍,年均40%增长。但与运营商BG的2940亿元人民币和消费者BG的3489亿元人民币(2018年数据)相比,差距很大,企业BG没有完成华为下一个增长点的目标。此外,2018年底,一篇《华为云:听从你心,无问西东》的文章在华为心声社区刷屏。里面提到:近4年来,华为云的“人生目标”变幻莫测,一路从“虚拟化要超越VMware”,到“公有云海外饱和攻击”,到“明确华为云品牌主打自营公有云”,到“私有云不甘示弱形态越做越复杂”……看到走了太多太多的弯路……后来该文有大量华为人的跟帖,最重要的是得到了任正非电邮转发。此前,任正非也多次在内部邮件中或讲话中强调华为云要“呼唤炮火”。可见,在华为内部,对华为云有较高的期待,并不满足云现有的行业地位。根据Gartner报告,华为云暂时排列国内云市场份额第五。华为给云“踩踩油门”,寻找下一个增长点在国内,云计算已经是科技巨头厉兵秣马争相夺食的市场;国际角度来看,亚马逊的云计算业务已经成为该公司增长最迅猛的支点,称霸全球,微软和谷歌也紧随其后,对云业务不吝资金地大力投入。BAT侧给华为的压力不小:1)2018年11月25日,阿里云事业群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后来钉钉也并入阿里云;2)腾讯经过2018年底的9·30架构调整,成立了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整合腾讯云、互联网+、智慧零售、教育、医疗、安全和LBS等行业解决方案,也被腾讯赋予了新的使命;3)百度在2018年12月也宣布了技术体系架构整合,智能云事业部(ACU)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ACG),后来在2020年1月8日融入百度AI体系,由CTO直接负责。可以看到,华为云要想成为“全球五朵云”,长路漫漫,升级变革、配备更多资源,是必须去做的事。不过,从华为近一年来的成绩来看,亦可圈可点。IDC《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9第一季度)跟踪》报告显示,华为云营收增长超过300%,华为云PaaS市场份额增速接近700%,在Top5厂商增速排名第一。以IaaS+PaaS整体市场份额维度,华为云市场份额为5.2%,排名第五;单以IaaS维度测算,华为也排在第五。另外,截止2019年底,华为已经在20多个行业的500多个生产系统相关的项目中取得突破,领跑中国市场,服务580+政府与公共事业、10大车企、200+金融客户。华为BG级业务集团都负担着营收的任务,此前企业BG曾被认为是下一个增长点,企业BG于2011年成立,先后由徐文伟和阎力大负责,彭中阳是第三任企业BG总裁,之前他的职位为华为公司总干部部部长,不过他更贴近业务的职位是华为中国区总裁,他也是在一线打拼过的干将,将彭中阳置于此职位,显然表明华为希望企业BG营收实现进一步增长。增长永远是企业的核心目标,华为运营商BG、消费者BG、企业BG和Cloud&AI BG分别处于不同的境遇。华为运营商BG增长受行业周期所累,5G才刚刚开始大规模投资,并且华为受到了地缘政治因素影响,短期内运营商BG即使能够扭转营收下跌态势,增长也不会太客观,华为营收大约有一半都来自国外市场,其中运营商BG又是大头。消费者BG是华为目前的现金牛,有业内人士曾表示,如果不是华为消费者BG做成功了,华为目前营收其实已经遇到了天花板。但即便如此,消费者BG或许也不足以让华为赢在未来十年,仅靠终端,华为已经成为国内第一,增长空间不大,利润率也很难做到苹果的程度,同样受到地缘政治因素影响,消费者BG也不是华为的“救世主”。企业BG曾被寄予厚望,如前所述,华为企业BG增长很稳健,但不算突出,和其他两个BG的营收相比,只有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的规模,企业BG是慢生意,华为希望开拓新市场,并且原来华为云的业务部分放在企业BG,将之提高层级实际上也是把该部分营收划到新BG。Cloud&AI BG接过增长的任务,云计算是新兴业务,整体市场增长较为可观,人工智能也处于上升曲线,华为和BAT等厂商同台竞争,目前尚不知华为Cloud&AI BG在升格之后,是否会转变战略思路与市场打法,但可以确定的是,Cloud&AI从幕后走到台前,直接面向客户。一位华为内部人士对雷锋网表示表示,后续还将有调整,BG级别的变动将延续一段时间。在历史的拐点,华为再一次“开源”,这一次Cloud&AI成为下一个增长点。 查看原文 文章纠错

相关热词搜索:伊朗和美国中国发言人,阴阳师好什么式神好

交通运输部回应ETC收费异常:坚决维护用户合法权益

1月1日起,全国启用新的不停车快捷收费系统。针对系统切换初期部分地区运行不稳定、收费金额异常问题,交通运输部17日回应,为更快解决问题,建立了交通运输部、省交通运输厅和高速公路

2020-01-19

2020年福州市新年健步行在光明港公园举行

17日上午,由福州市总工会、团市委、市妇联主办,台江区政府、晋安区政府、市体育局、市文联、市城乡建设局、市园林中心、市侨联、市台联、市新阶联协办,福州日报社承办的2020年福州

2020-01-19

福州市允许符合条件企业利用自有零星用地建办公用房

日前,市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企业利用自有零星用地建设办公用房的实施意见(试行)》,福州市四城区工业园区外的企业存量用地,符合规划且未列入土地储备计划的,允许企业利用自有零星用地

2020-01-19

漳州发布任前公示 涉多名处级干部

根据《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规定,现将市委研究拟提任副处级领导职务的4位同志予以任前公示。公示时间从2020年1月17日开始,公示期为五个工作日。在此期间内,欢迎群众以

2020-01-19

寿宁贫困群众先诊疗后付费:攒健康福,奔小康路

“如果没有这个好政策,我这次光住院押金就要交大概5000元。我一个贫困户哪里交得起?”近日,家住寿宁县鳌阳镇友谊巷的叶秀英一边逗小孙子一边和记者唠起家常。她因为脑部疾病,前些天

2020-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