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好转券商股尾盘才涨 市场还在“担心”什么?,坚持党的领导是党和国家的所在,美国伊朗发展到什么程度

  • 时间:
  • 浏览:38
  • 来源:饱览福建新闻网
坚持党的领导是党和国家的所在,美国伊朗发展到什么程度

业绩好转券商股尾盘才涨 市场还在“担心”什么?

  原标题:为何券商股尾盘才涨?业绩逐月好转,A股行情回暖,市场在“担心”什么?

  来源: 资事堂

  1月13日,A股上演了极为凌厉的走势,三大指数全部收于日内最高点!

  受周末消息影响,新能源车、半导体等概念集体大涨,这是市场预料之中的事;但作为公认的“牛市旗手”,券商股直到尾盘才发力大涨。

  从基本面说,前两天券商公布的12月经营业绩“超预期”好转;从预期来看,A股行情回暖,市场交投活跃,也有利于券商后期业绩继续回升。

  为何券商股这次没有领涨?

  部分券商发布的公告或许已经给出了“线索”。

  “减值计提”又来了!

  周五晚间,光大证券在公布2019年12月份月度经营月报时,同时发布了一则《关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

  具体来看,光大证券12月份经营业绩十分“亮眼”,当月营收达11.46亿元,环比11月份增加137%,创下2019年月度营收新高;净利润更是达到5.5亿元,是11月份的12倍有余。

  ▼ 附图:光大证券2019年月度业绩

  尽管业绩大幅好转,在计提资产减值公告中,光大证券表示,经初步评估,2019年下半年母公司层面计划计提6.75亿元单项重大金融资产减值准备;而这相当于光大证券12月和10月两个月净流润之和。

  ▼ 附图:光大证券2019下半年减值计提

  从涉案情况看,本次主要涉及青山纸业*ST新海(维权)、华信退等股权质押业务,未出现“MPS项目”进一步预计负债计提。

  2019年上半年,加上新增“MPS项目”预计负债计提,光大证券合计计提了约6.89亿元。前后两者加起来,2019年全年光大证券累计计提减值和预计负债共计超13.6亿元。

  ▼ 附图:光大证券2019上半年减值计提

  无独有偶,被评为2018年最悲催券商之一的兴业证券,仍未从包括两只退市股在内的股权质押的泥潭中走出来。

  兴业证券公告称,经减值测试后,公司2019年12月合并报表共计提信用减值准备2.68亿元。

  ▼ 附图:兴业证券2019年12月减值计提

  具体涉案标的有,中弘卓业集团质押的“中弘股份”12月进一步计提减值871.02万元;盛运环保(维权)质押的金洲慈航12月计提减值1900万元;冯显超质押的恺英网络(维权)12月计提减值1552万元;张洺豪质押的长生生物12月计提减值1.46亿元。

  券商股“默默”跟涨

  1月13日,A股开盘后探底回升,全天走出了标准的“√”走势;沪指、深成指和创业板指三大指数更是全部收于日内最高点。

  从行业板块看,电子、汽车、计算机、食品饮料等涨幅居前;从概念板块看,半导体、消费电子、新能源等涨幅居前,由于这些行业或概念在周末有一些“利好”消息传出,所以其走势偏强一定程度上是在市场预料之中的。

  然而,在A股表现强势,沪指收盘稳稳站上3100点,创业板指盘中就刷新33个月新高时,作为“牛市旗手”的券商股,全天大部分时间走势都弱于大盘,直到尾盘才开始发力。

  ▼ 附图:1月13日沪指与非银金融指数走势

  要知道,前两天券商公布的12月份经营业绩,绝大部分公司营收和净利润都在好转,且从眼下行情看,券商1月份或仍能交出一份不错的答卷。

  为何在基本面和预期都“向好”的背景下,券商直到“最后时刻”才被资金加持,市场在担心什么?

  根据相关规定,直到本月底,都是上市公司2019年业绩预告发布的时间窗口,作为拖累券商2018年业绩最大“黑天鹅”的股权质押业务,从目前部分公司公告看,在2019年A股整体走牛的大环境下,仍在影响券商的业绩。

  而具体影响程度有多深,对于市场而言,是当下投资券商股最大的“不确定性”所在。

  风险尚未完全化解

  虽然在2018年股市连续下跌,经历了股票质押的“业务危机”后,不少券商在2019年有意识地缩减了此项业务整体规模;但截至2020年1月13日,据中登公司统计,市场质押股数仍有逾5700亿股,质押股数占总股本比例约8.5%,最新市值约4.79万亿元。

  2019年整体是一个大牛市,但正如许多分析师概括的那样,这是一个“结构性牛市”,其中不少股票,并没有参与到这场牛市中。

  而且,2019年还是A股近些年退市公司数量较多的一年,上文提到的光大证券减值项目中,其中一个就是涉及华信退的。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部分券商的股票质押业务风险,其实并没有出现根本性的好转或化解。

  由于不同质押业务具体情况比较复杂,通过Wind统计的质押物最新市值和质押物质押日参考市值变化,可以隐约得出一个大致的“风险”轮廓。

  从下表可以看到,包括第一创业申万宏源东北证券等在内的多家券商,其股票质押业务从平仓的角度,风险整体偏大。

  ▼ 附图:质押最新市值较质押日跌幅较大的券商

  具体来看,2019年3月份,第一创业以华森制药为质押,为游洪涛等开展了股票质押业务,但华森制药最新收盘价已远低于疑似平仓价,Wind预计第一创业已对该笔业务进行了强行平仓。

  对此,第一创业并没有相关公告。

  ▼ 附图:第一创业部分股票质押业务

  与此同时,申万宏源自去年以来共开展了11笔股票质押业务,除2笔已经解押外,仍有9笔尚未到期。

  其中,去年5月份,乾泰中晟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国际实业为质押,向申万宏源融出金额最高。但国际实业最新股价仅剩6.11元,已远远低于疑似平仓价7.63元。

  ▼ 附图:申万宏源部分股票质押业务

  事实上,除了这些券商没有发布相关公告,表面上仍在正常进行的项目外,不少券商还就股票质押业务,正与一些公司深陷诉讼纠纷中。

  2019年12月18日,申万宏源发布了一则子公司涉及重大诉讼的公告,具体案由是,申万宏源证券因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将中信国安告上法庭,涉案金额高达7.79亿元。

  虽然在股票质押业务存续期间,申万宏源对质押股票进行了部分平仓减持,中信国安集团也一度向申万宏源补充了质押股票,但由于中信国安未提升履约保障比例至约定值以上,且未能如期足额支付到期利息及所质押股票又被司法冻结,申万宏源相关项目风险也因此急剧增加。

  据Wind统计,2019年4月以来,中信国安集团已陆续有5只债券违约,累计违约金额超百亿元。

  申万宏源最终是否会就此次项目计提减值准备;其他券商类似的项目又有多少,仍是摆在券商面前的一件大事。

  同时,这也是短期投资券商股不得不考虑的因素之一。

相关热词搜索:坚持党的领导是党和国家的所在,美国伊朗发展到什么程度

业绩好转券商股尾盘才涨 市场还在“担心”什么?

原标题:为何券商股尾盘才涨?业绩逐月好转,A股行情回暖,市场在“担心”什么?来源:资事堂1月13日,A股上演了极为凌厉的走势,三大指数全部收于日内最高点!受周末消息影响,新能源

2020-01-14